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导航
《我与中国》(节选)
  初涉网络
刘晓民(133)
本文为《我与中国》第二章:

我的文章,08年9月底刊在新华、聚友博客。从11月1日起,开始在其它博客、论坛刊发。刊在其它博客论坛时,文章后面附的是聚友博客的链    接地址。到12月1日时,刊了近十家。有的博客或论坛,不许链    接别家的网址。到了12月份,这种情况陡然增多,很多博客论坛上都有“签名档中不能超链    接其他网站、文章”的规定。我遵从这一规定,从第十家网站发稿时起,一直到现在(2009年6月),我的所有文章后面,都取消了超链    接。
12月份,我摄了一张图片:一枝笔一本书。笔,意为文;书,意为学。我用这图片注册。几天后,有几家博客论坛上出现了一条版规:请勿注册图形符号笔名。我遵从这一规定,从那时到现在,不再用图像注册。
我曾三次寄稿中   央,在网上也发表过《写给中   央委员……的公    开    信》。写的都是些什么呢?我家昨天那只生了蛋的黑鸡   婆走路有点跛,因为它的左脚有点痛,这样的事我是不会写的。何况,很多对下层人民来说是惊   天   动     地的大事的事,比如某户人家房子倒了还压死了人,一夜之间人财两空的事,到中   央那里,也只是牛背上的一只蚤婆。所以,我写的,若是小事,便具代表性,属大事范畴,要不就是言论   自   由这类头等大事。
能够当上中   央委员的,想必心胸都宽广,听逆耳忠言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且不须象哄小孩子那样将作品改用委婉的语气,因而我便秉笔直书《给中   央委员……的公    开    信》(包括《<狂人日记>续》、《写给中   央委员……的公    开    信》、《<写给中   央委员……的公    开    信>续》),但只有二家刊载,其余的都被删掉了。刚才说过,中   央委员的心胸都宽广,他们不会只听顺耳的话,未刊载可能是管理员版主们认为此文太杂乱。我便将此文改写,分成三篇文章:《<狂人日记>续》、《写给中   央委员……的公    开    信》、《<写给中   央委员……的公    开    信>续》。《<狂人日记>续》基本上都刊了,然而另二篇文章刊的还是较少。我查找原因,觉得是因为管理员版主们小心慎重稳妥求平安的缘故。我便将那刊的较少的二篇文章磨去了棱角,仍采用原来的题目。方方正正的文章,磨去了棱角,便成了椭圆。我把这椭圆发表,刊载的网站还是少。椭圆还有方正的影子,再磨下去,就成圆的了,而我又没染上歌颂症,是不会唱赞歌的。细思,这二篇文章还是要发表,因为《写给中   央委员……的公    开    信》中所说的言论   自   由不仅要提而且还要倡,《<写给中   央委员……的公    开    信>续》中说的公益的事要推广。我不再遵从管理员与版主们的意愿,仍在网上推广这二篇文章。这就众网友们见着的:《写给中   央委员……的公    开    信》与《<写给中   央委员……的公    开    信>续》。
这个时候博客论坛上出现了新版规:请勿在帖子中(标题和内容)加入各种奇形怪状的符号。这条版规害我不浅,我费了好几天的工夫才找出原委。这还幸亏“(标题和内容)”的提示作用,要不然我可能还会多耗费几天工夫。原因是我三篇文章里倒有二篇文章中的双书名号里面有单书名号。而单书名号,有些博客论坛确凿不能跳转,刊发出来后,只能用奇形怪状的符号代替。然而若只用一个书名号,标点符号便错了,何况这单书名号并不是我发明出来的,所以在此慎重声明,怪不得我。
接下来我开始正式推广我的《成长》。 我将“大千世界底层写真” 的标签加在文章前面,用的是大字体。因为要推广《成长》,我在文章后面附了作者简介。过了几天,网络上的博客论坛就象马蜂窝被捅那样,一下子热闹起来,许多博客论坛都增添了版规:“不准滥用权利使用大字体做标题;请勿张贴任何形式的广告;请勿张贴未经公开报道、未经证实的消息,亲身经历请注明;不得上贴造      谣、诽谤他人、煽    动颠     覆国   家政    权的言论;不得泄露国家秘密……”
章文在《必须捍卫言论   自  由》中说:“……因此,在某些国家,所谓的“煽    动颠   覆国家罪”确是最荒唐的罪名,如果一个国家可以用言语去颠   覆,那么这个国家的根基实在是太不牢靠了。罪不在言语,而在执政者的执政水平……放眼古今中外,哪个国家和王朝的覆灭,是因为言论的力量所致?他们都是因为自己的腐朽无能而葬送了自己,言论即便有份,也只是居中起到了加速的作用。种种加诸言论之上的罪名以及惩罚,都是违反人性的,它禁止人说出心里话……”
冉云飞在《中国官员们的恐惧》中说:“把批评政府混淆为颠   覆国家(许多文   字    狱由此而来),把公布民众有权利知道的真相视为泄露国家机密(如学生死难名单的公布),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要限制互联网言论的原因。与此同时,他们重复老掉牙的散布谣     言的罪名,即令是散布谣     言,其根源也在你不公布真相,同时也不遵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致。不惩处不公布真相的罪恶行径,却单方面惩处谣     言,这本身就是一种为恶的强  盗逻辑,这样单方面的惩处是强权的典型特征,何况不公布真相是谣     言得以存在的原因,不惩罚祸首却惩罚小恶,何以服众? ……谣     言只会止于信息公开、真相公布、言论   自   由。”
我自思,难道我写得文章的内容有假吗?事与人名不是有据可查且很容易证实吗?我又刊发了《得失》、《书碟目录1》、《论一稿多投》等短篇,作品后面都附了作者简介(这个时候我修改了作者简介,开头便说“本人诚实”,这就是广大读者见着的作者简介了),于是《成长》便开始广为传播了。接下来又见着有些论坛的版规的首要位置刊着:不要影响政府形象。这条规定有二种意思,其中重要些的一种是代表政府的领导对谏者采取的方式不要影响政府形象。还有的版规是:本版禁止讨论政治话题,禁止恶意攻击政府,违规封ID处理,不再警告。
这个时候,有些论坛说是升级,限制发稿。有些论坛新增了一些框框。网络上的网络    警    察也增多了。敏感字也禁得更厉害了。有的论坛,发《<狂人日记>续》时,虽然李洪()这样的字屏蔽了,在发后面的部分(便是不发作者简介),也仍说有不良信息,不许发。
我最初发稿是在网吧,因为按时间收费,时间比较紧,注册登录后便匆匆发稿。好景不长,几天后便有了新规定:注册后要一段时间后才能发贴。有的社区,说新用户要60分钟后才能发;有的要6小时后才能发;有的要二天。既然是这样,注册后隔段时间再发稿便是。然而,隔段时间后登录,有的说是用户组,不让发;有的说是用户组没权限;有的说用户组无法发贴;有的说本版特定用户才能发;还有的更干脆,说用户不存在,连进入上次注册的论坛也不能……
第一次在XX博客(用刘晓民)注册,注册后说需要审核,过段时间(3月2日)登录欲发稿,电脑显示“您未通过管理员审核,不能进入后台”,再过段时间,还是如此。第一次在本省的XX论坛注册,便说我查询得太频繁了,不让注册,将用户名改为湖南刘晓民注册,又说“你发布的信息中有不符合网络规定的文字‘刘晓’,请调整。”改为晓民湖南省后,任你怎样点击“完成注册”,就是不跳转页面。到强国论坛注册后,第二次登录(2009年1月19日,用“刘晓民”登录人民网强国社区)时,电脑提示说:“用户名或密码带有非法字符。”XXXX论坛也说“刘晓民”是系统屏蔽字符。……。对于他们如此认真地执行规定的态度,我非常钦佩,以致于我把这些唯恐我高唱颂歌而腐蚀我们伟大的党的网站的名字都保存了,以便在将来的某年某月某日,当法律被完全踩在脚下时,能将这些特别束缚言论的卫道者们展示出来,歌颂一番。
便是已经发了稿的论坛,有些虽未禁言,却因分数为负,在论坛的时间不够等等原因,而不能再顶贴或发稿。
最初上网,时间基本上集中在晚上8点到12点。到12月份时,有的网站规定在晚上11点以后就不能发稿顶贴。有的规定在晚上11点半以后不能发言。不过,这样规定的,我只发现了几家,因而领导这一条英明的政策,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
以前发稿,个别网站有限字数的,到12月份,限字数(限字数是正常现象,这里指特别限字数的)的网站增多了,且字数限得更厉害了。有的论坛,发《<狂人日记>续》这样的短篇,也要做三四次才能发完。有的回复也限字。
水平上差不多的文章,《<写给中   央委员……的公    开    信>续》,因为主旨是赞,所以刊的便多些;《写给中   央委员……的公    开    信》,因为主旨是谏,所以刊的便极少。这“极少”是什么结局呢?雅虎是“极少”中的一家,开始说是雅虎群组要被关闭,过段时间,果然关闭了。我在雅虎加入的群组,一个也没了,发表的文章,一个字也找不着了。
到2009年元月,值得歌颂的“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已升级:1月5日已经是七部门开展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还是专项行动。我欲进入聚友群组,但电脑显示:“为了更好地配合政府部门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专项行动,聚友群组暂时关闭,处理社区低俗信息。”有一半的群组的文章不能见着了。接着新浪圈子的搜索功能也被取消。一些网站被关掉。没关的网站,不少的,删掉我的部分(《成长》的第五部第三章、第五章以及《写给中   央委员……的公    开    信》等)文章。
我大量刊发作者简介后,论坛上开始着重抵制广告。说到这抵制广告,我觉得我很有必要象八    九十岁的老太婆那样唠叨一番:
整治有害的广告吗?那些强行弹出的、你把它关掉反而还成了点击打开的……仍和以前一样多,看来不是整治有害的广告了。那么是整治未出钱的广告了?然而一些凭权的(如版主们),照样广告,看来不是整治未出钱的广告了。有钱的,自然仍然在广告。散兵游勇式的广告也还是和以前一样多。有害的、有权的、有钱的、散兵游勇们都仍然在广告,那么究竟是整治什么样的广告呢?各人自扫门前雪,我查看我自己的文章,就只作者简介有嫌疑——确凿有嫌疑!尤其是,有的管理员或版主在删了刘晓民的文章后,还象吃了伟     哥那样雄纠纠气昂昂地梗着脖理直气壮地说:“哼!删你的贴还并不是仅仅因为你的贴子涉及政治!”然而作者简介自古就有,历史悠久。发表作者简介我又自认为是为繁荣文学尽力,是作者未得到钱而有益于社会的事。而且,作者简介上的内容都是值得推广的。唯一的,是作者得到了虚有的名。但法律也好,善良的人民也好,从未说发表了作品的作者要将自己的简介隐藏起来。作者简介上说的事,如果有一丁点儿假的,那么,可毫不费力地对刘晓民动用法律的手段。究竟是整治什么样的广告呢?我对我的作者简介左看右看,终于看出问题来了——问题不在作者简介本身,而在抵制作者简介的人——他心里有鬼!——然而心里的鬼是难以捉出来的,何况啰哩啰嗦这么一大段,全是我的个人之见,所以这抵制广告的事,很有可能会成为一桩疑案。
吴祚来在《当代中国十定律》中说:“ ……4、不博爱换自利:这是一个没有博爱精神的社会,尽管志愿者们使我们看到博爱精神在新一代人身上复兴,但主流社会不给博爱以真正的社会空间……人们自利可以,但博爱,不行。因为你表现出博爱,你就抢占了道德制高点,使某些组织失了颜面。”
我想:这或许是某些组织对我的《成长》与“作者简介”反感的原因。但是,无论是谁,若说作者简介中有一句假话,我都会反驳他,以维护作者简介开头的四个字:“本人诚实”。
我是在08年12月开始正式传播《成长》,中   央是在09年1月初开始正式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我正式传播《成长》到现在已7个月,中   央正式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到现在已接近7个月;我会继续将《成长》传播下去,不知中   央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还整治多久?我这样对比,是想说三点:
1二者差不多同步。
2开始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时,有人议论会整治多久。有人说这种事不过几天,最多一星期;也有人说,对国家来说,这只不过是鸡   婆脚痛的事,有时也就是一纸命令。他们这些话参照以前中   央许许多多的政策,非常正确,然而,这一次他们都错了。因为低俗之风可能亡     党亡      国,否则,决不值得中   央动用七部委(以及七部委下面众官)以及这么多管理员版主还花上这么久的时间。并且,看样子低俗之风不整治好不会罢手。
3如果把这种认真精神用于反腐败,一定成功。
接下来是要在网络上禁人肉搜索,我在《论坛上的一些不合理的现象》里已提到了,这篇文章里就不重复了。
接下来又在网上看到备案这个词。备案这个词本身的意思我是知道的,非本身的意思我不想去弄清。对我的直接作用是当我登录某个论坛时,电脑上显示“该论坛未备案”,这六个字取代了我以前所有的作品。当然,这美其名曰的“备案”,是在权力的作用下合法又很堂皇的。
接下来要实行网络实名制(有个网站的实名认证是要输入真实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日、手机号码、住址,并且不是本地住户与不是本地手机号码的都不会得到认证。冉云飞在《中国官员们的恐惧》中说:“……各位杭州网民今天受到的限制与侮辱,明天就可能降临到我们的头上,因此我们不能坐视不理,我们应该用尽一切理性的办法来表达我们的不满以及对杭州网友言论     自由的声援。否则明天最高当轴推广‘先进的杭州经验’,全国的网络就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大监狱。 ”)
接下来要在电脑中安装过滤软件(注:如果不过滤掉文学网站、敏感词之类,可能是东西)。
接下来……

我在新华网发表《成长》的部分章节时,用户名曾被锁定。后来看到人民网可以给中   央领导留言,于是便留言:
能给中   央留言,这很好!下面是我有关言论这方面(分为三小点)的留言。
1:我所写的《成长》上篇,3月31日寄XX杂志社的社长、主编、副主编,刚才在电脑上查到主编已降为副主编,副主编已降为编辑,(社长的情况未查到),他们不过是将稿件向中   央传递,并且,他们已按中   央的意思,给我寄了退稿信,他们为何是这个结果?
2:9月25日,我从《成长》上篇中摘了开头结尾[分别是第一部,第五部的第3章、第5章(第四章有3万7千字,篇幅太长,未摘入)],与《<成长>续》,在新华网的博客上发表(登陆名是chongzhang密码是XXXXXX),当时电脑上一直显示正在审查中,第二次上网查看,电脑上显示“该用户名已被锁定”,难道中   央真的只要歌功颂德与无关痛痒的言语吗?
3……
不知我的留言中   央是否看到了,但后来新上任的姓刘的主编已不见了,潘凯雄恢复了主编职务,洪清波恢复了副主编职务,新华网博客也取消了锁定。
聚友博客刊发我的文章一段时间后,感觉聚友网的管理员吾空“不在线”了,取代他的二位,应当是他的妻子与女儿。
这类事,是我初涉网络的另一方面,详略各举一例。

以上是我初涉网络的一小部分,有关初涉网络的事是非常多的,如果全部罗列出来,实在太长。我若把自己很长的文章罗列出来,唯一的作用是能治愈读者的失眠。此时为了驱散读者的睡意,我不得不转载二段名家的文章,为读者提神:
“9、反腐败为什么不能有效进行?体现了从既得利益出发的一种权衡……多年来的反腐败,基本停留在表演性和杀鸡儆猴的层面,而对于实质性的反腐败措施,尽管从上到下心知肚明,但一直没有根本性的推进,特别是将反腐败的措施诉诸社会,更是噤若寒蝉。10、维护既得利益是一件很累的事情,而我们社会把精力和资源过多地用到了这个地方。为了维护既得利益,不得不压制言论   自  由。可以想想,为了压制那些言论,我们用了多少的精力和资源?(假如有某个领导拿整个网络开刀,可能不会是为了针对一个刘晓民,他会把这半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于反腐败——刘晓民转载此段时注)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就不得不千方百计想绕过民     主这个坎儿。可以想想,为了不民     主我们费了多大的劲儿,编造了多少理由和理论。为了维护既得利益,我们就不得不压制民众正当的利益表达,于是酿出了多少群体性事件,为了解决群体性事件就花费了多大的精力?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很多在其他国家行之有效的反腐败措施我们都不敢采用,为此我们不得不使用那些笨拙而无效的运动型办法,为此又浪费了多少的资源和精力?……为什么要如此大张旗鼓批普适价值?是普适价值中的什么让我们大动肝火?说穿了无非是民   主自由,因为民   主自由威胁既得利益。但直接批民   主自由又不好听,只能拿普适价值说事了。但在信仰尽失、道德沦落的今天,连普适的价值也成了批判的对象,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但为了既得利益,又不得不如此。”——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孙立平:《最大的威胁 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学者称官员用公权力打击网上不利言论属违法(载《人民日报》2009年2月6日第11版)[核心观点]:学会从网络上听取民意,并积极回应民间的质疑,已成为新时期政府官员的一项基本素质。然而,有许多官员依然对网络比较抵触,甚至将之视为洪水猛兽,认为是网络煽    动了百姓情绪,一旦网上出现了不利于自己的言论,就迅速删     帖甚至查封ID,并动用公权力对发帖者进行跟踪、报复。这种做法是很不明智的,而且是违法的。”——中   央党校副教授 刘素华
2009年6月18日

言与法
刘晓民(134)
本文为《我与中国》第三章:
我在《<狂人日记>续》中曾说:诚实的人永远不用担心现在的话或后来的语会不符前面的言。我是从来都不担心言语不符或言不符事之类的事的。因为到现在为止,过去的几十年,我说过的事都是实事,今后几十年,也不会造      谣。这么多的管理员版主网友们,可仔细寻思一下,刘晓民是否在网上说过一句谎话。
最近有些论坛又增了一条版规:“发帖内容要实事求是,语言要文明,不得指名道姓,涉及姓名单位和敏感内容一律用符号代替,否则删除。”而有些论坛,则举办“我承诺:不信谣,不传谣,不造      谣”的签名活动(刊了一个网站响应联系方式的网站名)。这二样东东,究竟是针对我的《三次寄稿中   央》,还是要为我写文章提供材料呢?
“11日,国内部分媒体和各大新闻网站都发出了这样一条消息:前央视主持人、北大副教授乙(代称)的博客称央视女主播甲(代称)是‘间谍’,目前已被捕。”这样的新闻,一般的网站传播倒也正常,但是要使几大官方媒体都传播,我个人认为只有领导才能做到。实际上,中国的官方媒体从未说过话,只是领导的喉咙与舌头。主持人登央视并不是走回家里,遭质疑的主持人要回台上澄清得领导点头。这个时候正是大张旗鼓不准传播谣     言的时候,敢顶风传播谣     言的也只有领导。
这个领导传播这样的谣     言,就能证明媒体传播信息太快了,要有限制,要能掌控(如实行网络实名制)。就能证明谣     言的威力大:“你看,甲若不是有条件声明,岂不被谣     言给害了。”就能提醒想言论    自  由的人,言论    自   由危险,会泄露国家机密。……
然而世界上有许多言论    自  由的国家,他们的领导,从不担心他的民众会泄露国家机密。中国是个例外,因为要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所以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里的人是不能言论   自  由的。世界上有许多国家,他们的民众可随意批评他们的政府:我记得有个国家的总理(也许是首相)的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3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5-6-21 12:38

刘晓民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2-5-14 11: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言(屏蔽)论自(屏蔽)由
人生在世,第一要紧的是衣食住行,而衣食住行的核心是政(屏蔽)治。不能议论政(屏蔽)治,夺走了公民权力中最大最重要的一项权利。在中国,多数的论坛博客,居然不能谈任何敏感政(屏蔽)治话题!如果说这令人感到惊奇,下面的就更奇:这种情况这么多年来居然无人吭声?……如果言论不自(屏蔽)由,那么,那么多的报刊杂志铺天盖地的那些宣传(民(屏蔽)主、平等、自(屏蔽)由、公民权利、监督……)就全都是假的。言(屏蔽)论不自(屏蔽)由,就更不用提公平、正义。—— 论坛上的不合理现象

“我一直认为群众有权力知道政(屏蔽)府在想什么、做什么,并且对政(屏蔽)府的政策提出批评意见,政(屏蔽)府也需要问政于民、问计于民,推进政务公开和决策的民(屏蔽)主化……一个为民的政(屏蔽)府应该是联系群众的政(屏蔽)府,与群众联系的方式可以多种多样,但是利用现代网络与群众进行交流是一种很好的方式” —— 温(屏蔽)家(屏蔽)宝

正义的声音11篇、《写给中(屏蔽)央委员……的公(屏蔽)开信》原稿、写给管理员版主网友们、《我与中国》节选、无病呻吟、网络封(屏蔽)杀……

举报 使用道具
刘晓民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3-6-3 19:27:43 | 显示全部楼层
知识不存在的地方,愚昧就自命为科学。——(英)萧伯纳
举报 使用道具
刘晓民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15-6-21 12:38: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是活在社会中,不是活在主义里。”
举报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 逸品生活访问量统计分析周报--20180127
  • 周留万:3.20黄金多空博弈 黄金原油晚间操
  • 倪新谈金:早评黄金投资稳健必备技巧,黄金
  • 简蒽夕:1.26黄金高位阻滞明显,晚间操作思
  • 倪新谈金:操作中如果进行锁损与锁盈,需讲

明星用户

QQ|小黑屋|http://bbs.wonyen.com/ ( 闽ICP备06033317号-1 闽公网安备35020502000200 )

GMT+8, 2018-4-25 00:17 , Processed in 0.202801 second(s), 35 queries .